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规章制度
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关于民法典施行后加强和规范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工作指南(试行)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2-01-24 11:16:26 打印 字号: | |

第一条依据和目的】  为进一步统一、规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施行后民事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尺度和标准,提高裁判质量,维护司法权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指导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入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指导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时间效力规定》)等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结合我院审判工作实际,制定本指南。

第二条【基本原则】  加强和规范释法说理,应当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对公正司法的新要求和新期待,倡导法治思维、保护合法权益,持续提升人民群众对司法裁判的认同度和获得感,同时遵循以下基本原则:

(一)合法规范。坚持严格依法,做到立场正确、内容合法、程序正当。

(二)合理正当。平等对待和有效回应诉讼各方意见,内容体现实质合理,符合程序正义要求。

(三)诉理对应。针对诉讼各方主张,紧扣诉争焦点,针对不同受众,增强说理的针对性、逻辑性和说服力。

(四)繁简适当。根据案件争议大小、疑难程度、社会影响、文书类型等因素进行必要、适度说理,做到简案略说、繁案精说。

(五)层次明晰。应当围绕争议焦点、证据审查判断、事实认定、法律适用进行说理,反映推理过程,结构、层次简明清晰。

第三条【适用范围】  下列类型案件的裁判文书,应当重点加强和规范释法说理:

(一)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件;

(二)疑难、复杂案件;

(三)新类型或者可能成为指导性案例的案件;

(四)抗诉案件、发回重审案件、再审案件;

(五)与上级法院或者本院的先前判决可能发生冲突的案件;

(六)其他应当重点加强和规范释法说理的案件。

适用小额诉讼程序、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以及案件事实没有争议或争议较小的案件,可以简化裁判文书的释法说理。

第四条【总体要求】  释法说理要围绕阐明事理、释明法理、讲明情理、讲究文理,以文义解释为基础,全面系统分析法律规定的内涵,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对无争议或争议较小的案件,释法说理应当主要运用文义解释,做到始于文义,终于文义;针对少数争议较大、法律适用疑难案件,当文义解释存在多种观点争议时,可以有针对性运用体系解释、目的解释、历史解释等论证方法进行论证。

第五条【引用法条规范】  引用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等规范性法律文件进行释法说理应当采用“司法三段论”方法,以法律规范为大前提,以案件事实为小前提,根据逻辑三段论推导出结论,被引用的法条规范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一)是裁判规范;

(二)是包含构成要件和法律效果的完全法条;

(三)具有具体针对性;

(四)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

第六条【引用法律原则】  原则上审慎引用法律原则条文进行裁判,只有在无相关法律、法规等具体条文可以引用,且该法律原则与本案事实具有紧密的联系时,才可以引用法律原则进行释法说理。

第七条【适用习惯】  民商事案件没有法条规范作为裁判直接依据的,习惯可以作为说理依据和裁判依据。

当事人及其代理人主张适用习惯的,应当就该习惯为长期形成的惯例,且在一定范围内被普遍认为具有拘束效力的事实负举证责任,合议庭或者独任法官应当要求其说明理由并提供依据,经审查、鉴别、评议后在裁判文书中可以就主张适用的习惯是否存在、有效及应否适用做出回应。

必要时,法庭可以就习惯进行庭外调查核实。

第八条【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可以作为说理依据。针对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入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指导意见》第四条列举的案件,应当强化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释法说理。在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释法说理时,应当针对争议焦点,根据庭审举证、质证、法庭辩论以及法律调查等情况,结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点说明裁判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的过程和理由。

第九条【参照指导性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可以作为说理依据。在审判类似案例时应当参照适用,参照适用时应当作为说理依据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进行引述。

第十条【参考参考性案例或其他类案】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编发的参考性案例可以作为说理依据。在审判类似案例时可以参考适用,参考适用时应当作为说理依据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进行引述。

第十一条类案检索  引用《民法典》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统一法律适用加强类案检索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二条列举的案件进行裁判时,承办法官应当依托中国裁判文书网、审判案例数据库等,采用关键词检索、法条关联案件检索、案例关联检索等方法进行类案检索,并制作类案检索报告,对是否参照或者参考类案等结果运用情况予以分析说明。

第十二条【运用司法指导性文件】  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具体分析法律适用的理由时,非司法解释的司法指导性文件可以作为说理依据引述。

第十三条【运用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  在法律规定不明或法律适用有争议时,可以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运用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进行释法说理。

运用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进行释法说理时,应当针对观点体现的法律精神或者法律规则进行精炼概括,不得直接运用学者个人观点或者将个人观点等同于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不得直接引用学者个人在研讨、培训活动中的口头发言观点,不得直接引用国外法典法律规定。应当区分学术通说与司法通说,存在司法通说的,一般应当采用司法通说的观点。是否属于司法通说,可以结合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指导性文件以及权威解读材料等综合认定。

运用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独任法官或者合议庭应当梳理该观点的文献综述,归纳获得普遍认可的通说,并提交专业法官会议讨论通过后,可以作为说理依据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进行引述。

第十四条【运用其他非司法性文字材料】  其他非司法性文字材料(如文学著作、名人名言、文化典籍等)原则上不得运用作为说理依据,如确有必要,可以简要概括精神内涵并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进行释法说理。

第十五条【释法说理的回应和强化规范】 当事人及其代理人要求参照适用指导性案例的,独任法官或者合议庭应当组织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发表意见,经审查、评议后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中就是否参照及理由做出回应。

当事人及其代理人要求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参考性案例或者其他类案、司法指导性文件、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或者其他非司法性文字材料等作为说理依据的,独任法官或者合议庭可以要求其说明理由并提供依据,并通过释明等方式予以回应,口头回应的应当记入笔录,必要时可以在裁判文书“本院认为”部分做出简要说明。

 运用指导性案例或者前款所列说理依据的,释法说理部分不应简化,原则上不适用简式文书。

第十六条【名词解释】  本指南所称简式文书是指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方案》第九条、第十四条确定的可以简化的裁判文书,除此之外均为非简式文书。

司法指导性文件是指除司法解释及司法行政管理、人事管理类文件以外的,涉及司法裁判法律适用问题的各类文件总称。

法理及通行学术观点是指法律精神演绎而出的一般法律规则。

第十七条【解释主体】  本指南由本院审判委员会负责解释。

第十八条【试行日期】  本指南自印发之日起试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及上级法院有新规定的,依照新规定执行。


 
责任编辑:综合办公室